今天是 欢迎访问信阳党史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信息查询

刘伯承在挺进大别山时的一次历险

添加时间:2018-6-6 16:11:55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刘伯承在挺进大别山时的一次历险

祝  辉

194711月底,刘邓大军在大别山区实施战略展开后,顺利完成了大别山根据地的初步创建工作,为刘邓大军在大别山立足生根创造了有利条件。为消除刘邓大军的威胁,蒋介石以14个整编师共33个旅的兵力,在敌国防部长白崇禧的九江指挥所统一指挥下,开始对大别山实行大规模的围攻。

毛泽东十分关心在大别山艰苦转战的刘邓大军,针对敌人的围攻。他在电报中指示说:“大别山根据地的确立和巩固,是中原根据地能否最后确立和巩固的关键,足以影响整个战局的发展。因此,南线三军必须内外线紧密配合。由大别山的刘邓野战军主力坚持现地斗争,由华东野战军和陈谢兵团向平汉、陇海线展开大规模的破击作战,寻机歼敌,调动和分散围攻大别山的敌人,直到彻底粉碎敌人的围攻为止。”   

鉴于敌人兵力占绝对优势,难以捕捉战机,而且根据地新建,群众尚未充分发动,中心区回旋余地狭窄,我军不宜集中过多的部队于大别山地区。刘邓首长决定继续分遣兵力开辟新区,实行战略再展开。1213日,野战军直属部队分成前后两个指挥所:刘伯承司令员和张际春副政委率直属部队大部组成后方指挥所,同第一纵队一起,北渡淮河,向淮西地区展开,进行外线作战;邓小平政委、李先念副司令员、李达参谋长率前方指挥所留在大别山区指挥二、三、六纵队主力与敌进行内线作战。当天夜晚,后方指挥所开始北上,留在大别山的我主力部队,采取敌向外,我向外,敌向内,我亦向外,将敌人牵到外线,以小部牵制敌人,以大部消灭小敌的方针,积极打击敌人。同时,将刚刚南下的第十纵队和第十二纵队及中原独立旅分遣至桐柏、江汉地区,创建桐柏、江汉根据地。126日,第十纵队从信阳以南地区越过平汉路,进入桐柏地区。1214日,第十二纵队和中原独立旅分3路从广水、花园之间越过平汉线,向江汉地区展开。

19471210日,刘伯承司令员、张际春副政委率后方指挥部、中原局及一纵2万余人,按预定计划北上,于13日到达光山西南的殷家棚。这时接到前卫部队一纵二十旅旅长吴忠送来的宿营图,野司直属部队按照既定的行军路线,经马畈、罗陈店,冒着纷纷扬扬的飞雪,急行军70余里,于14日凌晨到达光山县城以西30余里的北向店何小寨宿营。一夜的行军,使得年过半百的刘伯承司令员十分疲惫,他询问了部队的情况后,未等警卫员安排好住处,便在一间堆有稻草的屋里睡着了。

北向店是一个有一、两百户人家的小集镇,位于大别山北麓光山县城以西三、四十华里,这里没有崇山峻岭,是一块地势较低的丘陵地带。就在前卫部队二十旅将宿营图送往指挥部后,敌情突变,国民党整编第十一师13000余人,分别由罗山经仙居店、南李店和龙升镇方向采取多路并进的方式向北向店地区扑来,并抢先一步到达北向店和高庙山以南一带。他们宿营的地区,正与野司“后指”及中原局在一个地方。获悉这一情况后,一纵立即通知前卫旅派人向野司首长报告,请野司首长改变宿营位置,但这一重要军情未能及时送到。结果,敌我双方都于14日凌晨在北向店一带宿营。整编第十一师号称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是由美国顾问团训练出来的国民党军队中战斗力较强的部队,敌我双方不期而遇,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敌我宿营地交错,而敌人兵力数十倍于我,形势万分危急。刘伯承得得知这一情况后,他从容镇定地了解了敌我双方的情况,指示各部“要提高警惕,做好准备”,并亲自派司令部作战参谋去找前卫部队二十旅吴忠联系,进一步弄清情况。指示部队“要沉着,各单位马上转移,向二十旅靠拢”。已经宿营的司令部机关近百人,几分钟就整装出发了。这时,刘司令员又问副政委张际春、中原局常委李雪峰等首长转移了没有,并立即派身边仅有的一个警卫排去接应他们。军政处长杨国宇见此情况,立即把军政处参谋全派出去接应中原局机关。

这时,尚在向北向店行进中的一纵二旅得悉野司机关的情况后,旅长戴润生迅速命令部队跑步前进,抢占北向店一带有利地形,保护刘司令员和野司机关转移,并向纵队首长报告,请示处置。又命令正在行军途中的该旅四团、五团、八团火速抢占北向店南侧至罗陈店以东地区的阵地,构筑防御工事,准备战斗,同时派旅部作战训练股股长高涨率旅警卫连抢占张大湾西北无名高地,掩护旅主力进入阵地。他严肃地对指战员们说:“今天的防御战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我们的指挥所就在这里,距你们前沿阵地只有几百公尺,我们稍后就是纵队,再稍后就是‘老头’(战时刘伯承司令员的代号),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你们要坚决守住阵地,决不能后退一步。”

由于14日清晨天气刚刚由小雪转晴,空气中弥漫着一层浓雾,能见度较低,对较远的目标发现比较困难。高涨率旅警卫连刚进入指定地点展开,敌入就发起以连排为单位的进攻,先后被我击退。8时许,敌人又在我阵地前方的一个小山梁下调整队形,分成多路通过山梁向我阵地跃进;在山梁西北和西面,两个团的敌人也正在赶来;在我阵地西北高庙两侧,敌人炮兵正在展开。在此危急时刻,我二旅四团团长晋士林、政委布克率该团三营跑步进入阵地,接替旅警卫连,并夺取了前方的小山梁。随后,命令三营教导员许绰、副营长张申明指挥反击敌人进攻。晋士林团长又令四团一营二营在三营左翼占领有利地形,准备迎敌。不久,敌人的炮火就如疾风骤雨般地倾泻下来,三营阵地顿时硝烟弥漫。猛烈的炮击之后,敌人即以一个多团的兵力分多路向三营阵地发起冲锋。三营在顽强抗击,连续打退敌人三次进攻后,敌人再次用更猛烈的炮火企图摧毁我三营阵地,并在强大火力掩护下重新集结两个团兵力疯狂进攻。在敌人的猛烈攻击下,三营无名高地防御工事被摧毁,十连连长牺牲,十二连二排阵地被敌占领,一排阵地被敌突破,连长张五宝负伤。十连、十二连指导员率领战士们同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又重新夺回阵地。四团一营、二营也多次打退敌人进攻,使我阵地几次失而复得。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第一纵队司令员杨勇在电话中向戴润生询问了战况后,不无担忧地说:“老戴,‘老头’就在你们后面,只有一华里左右,确实太危险了!我已经向他建议过,让他们向后移一下,但他坚决不同意。他说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守住阵地。”随后,杨勇命令:“一定要守住阵地,坚持到天黑,保证野战军首长转移到较远距离后,你们才算完成任务。”纵队政委苏振华也命令道:“你们旅在鲁西南战役中立了大功,在大别山的钟铺、高山铺也打得很好。在这次关系刘司令员和中原局、野司机关安危的战斗中,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阻住敌人,不得后退一步。”

在四团与敌人血战的同时,二旅八团在团长薛宗华的指挥下,于北向店西南五虎岔羊一带同敌人展开了激战。敌人对八团阵地连续发动4次集团性冲锋,均被打退。随后,敌人又纠集更多的兵力,在炮火支援下,发动了更疯狂的进攻,八团阵地被敌攻破,反击也未能奏效。一营营长谢茂生壮烈牺牲,二营营长陈凤歧负伤,全团连级干部伤亡10余人,战土伤亡400余人,防御工事被摧毁。敌人倚仗炮火的优势,继续强攻,八团全体指战员在炮火中同敌人拚杀、肉搏,以血肉之躯顽强地抗击敌人,许多负伤的战士在子弹打光后,硬是手撕牙咬同敌人搏斗。北向店附近的群众冒着枪林弹雨,在战场上收集子弹送往阵地,支援战士们杀敌,并舍生忘死到火线上抢救伤员。奉令守卫文殊寺西北一线的二旅五团,一方面严密监视由西北进击的敌第十师的行动,一方面组织精干部队向敌第十一师右侧出击,牵制敌人,保障八团侧翼的安全。

在激烈的战斗中,刘伯承司令员一直没有离开五虎岔羊西南的小山坡。直到午后,当他得知张际春副政委和中原局已到达二十旅的指挥所后,才向二十旅指挥所转移。

敌第十一师发现我野司的行踪后,马上不惜一切代价,成营成团地向四团、八团阵地猛攻,密集的炮火把阵地炸成一片焦土,敌军官用卡宾枪、手枪驱赶着士兵像潮水般地涌来,几次冲到了团指挥所前,又被勇士们打回去,傍晚,我二十旅部队迅速赶来顶住敌人,天黑后,在夜幕的掩护下,我军胜利转移。

北向店战斗,从凌晨6点左右一直打到晚上9点左右,约打了15个小时。我军经过激战,保卫刘伯承司令员和中原局、野司安全脱险。我军以一个旅4000余人抗击了国民党第十一师3个旅13000余人的数十次进攻,歼敌3000余人。我军也付出重大代价,伤亡营连干部以下近千人。牺牲烈土的遗体,全部由北向店人民群众妥善安葬。

1215日,刘伯承司令员率部摆脱尾追之敌,到达光山县北部寨河,后渡淮北去,指挥转入外线的第一纵队投入到开辟淮西区的斗争。

建国后,当刘伯承回忆起这一段惊心动魄的历险时,他依然以一个革命家的乐观主义情怀,诙谐地说:“我带着野战军直属队、中原局机关一大摊子转移,真好比是李逵背娘,这一会我差点当了李逵,让老虎把娘吃掉。可要记取教训啊!”

如今,在刘伯承当年遇险的地方,当地党委、政府已经修建了一座纪念馆,使人们永远铭记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艰难而光辉的历史,同时,也使刘邓大军顾全大局、勇当前锋、敢于牺牲的精神成为大别山老区人民为实现美好生活不断砥砺奋进的强大精神动力。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